首页 > 法眼聚焦 > 正文

只因车厢内多看婴儿一眼,铁警再凭细节破获跨省贩婴案!


  近日,在成都开往郑州的K870次列车上,郑州乘警支队七大队乘警长王永健凭借几个情节,识破了贩婴犯罪嫌疑人,成功解救一名出生30多天左右的女婴。这是一个极具戏剧性的案件,更是一个有温度的故事。车厢内只因多看了婴儿一眼,一起夫妻合伙跨省贩卖婴儿案件就此浮出水面。
 
疑点重重: 母亲捂被独自睡 婴儿薄衣置脚头
 
  8月31日9时,在成都开往郑州的K870次列车上,乘警长王永健巡视时发现,卧铺车厢9号中铺一个女性旅客盖着被子正在熟睡,而在床尾,有一个婴儿仅穿着薄薄的连体秋衣裤独自躺着,身上竟然没有盖任何东西。而车厢平均温度只有20度左右,孩子这样躺着很可能引起感冒。
 
  出于关心,王永健不禁走上前仔细端详婴儿。婴儿看样子仅有一个月左右,一动也不动地在睡觉,薄薄的秋衣上布满了许多淡黄色的污迹,婴儿旁边散落着一些用过的纸尿布,散发出一股婴儿粪便特有的腥酸味道。
 
  列车上竟然有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而自己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列车值乘中,先后往返该车厢多次,却没有听到过婴儿的哭啼声?联想到该趟列车前不久刚刚查获了一起贩卖婴儿案件。王永健找到列车员进行了解。
 
  据列车员回忆,9号中铺的女旅客与10号中铺的男旅客同行,两人携带着一名婴儿从成都上车,看样子是夫妻,但一路上很少听到婴儿的哭闹声,女旅客给婴儿换过的纸尿布都散乱地放在床尾,没有看见她给婴儿喂过母乳,偶然看到她用奶瓶喂婴儿奶粉。夫妻两人很少与周围的旅客交谈,似乎在刻意回避,男旅客很少抱婴儿,行为举止方面也看不出对婴儿应有的关心和爱护。
 
  “总之,这对夫妻很奇怪!”列车员说。
 
异口同声:妻俩坚称孩子是自己亲生
 
  列车员的反馈加剧了王永健的怀疑,经查验,男乘客安某,39岁;女乘客38岁,李某,两人均住在四川省会理县此次准备去山东泰安打工。
 
  随后,王永健发现夫妻俩携带的行李中,没有婴儿的任何换洗衣物。而一个塑料袋内3片用卫生纸包裹着的白色药片引起了他的警觉。
 
  面对王永健的质询,两人异口同声地表示女婴是自己亲生的40天的女儿,由于已经生育过三个孩子,孩子的出生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欣喜,而是一种负担,所以才表现出不闻不问、不理不睬。询问陷入僵局。
 
自相矛盾 妻二人说法不一
 
  15时21分,乘警支队副支队长史志力、教导员冉鹏带领支援警力从巩义车站上车,与王永健汇合。
 
  列车上一下子上来七八名身穿警服、严阵以待的警察,面对侦查人员的步步紧密,男嫌疑人安某的心理首先崩溃,他承认了婴儿是用来贩卖的犯罪事实。
 
  据安某交待:8月28日,他们在米易县打工,上午11点左右,自己打工回家,老婆说有人把一个小孩送到家里,让他们送到泰安去,这样可以挣到8000元钱。老婆说对方已经给了我们600元路费,其余的钱等孩子送到后再一把手付清,至于孩子是从哪里来的?是谁送来的?准备送给谁?自己老婆清楚。
 
  在另一审讯现场,李某仍坚称孩子是自己生出来的,孩子早产,生出来非常瘦弱。盘问期间,一直昏睡的婴儿突然开始哭闹。或许是为了急于证明孩子就是自己生的,李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解开衣扣,给婴儿哺乳。婴儿噙着乳房吸了几次后,再次放声大哭。据女警观察,嫌疑人乳房干瘪,根本没有奶水,于是她为婴儿冲了奶粉,让孩子饮用。
 
  在给婴儿换尿不湿的过程中,女警们发现女婴的连体秋衣裤其实是新买的,脖子上的商标都没有撕掉。且由于疏于对女婴的照顾,女婴的屁股沟布满了黄色的粪便,小屁股被尿液和粪便浸泡得通红,似乎稍一触碰就会溃烂,并且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流血。
 
  一个母亲对自己的亲生孩子竟是这种态度?面对女警的责问,无法自圆其说的李小叶提出了上厕所。女警再次发现了一个破绽:嫌疑人正处于月经期。种种证据表明,李小叶有重大贩买婴儿嫌疑!
 
负隅顽抗 究竟是谁在说谎
 
  16:20分,列车到达郑州车站。两名嫌疑人被押解到郑州车站公安所办案中心。17时,侦察员魏志中、齐振杰对两名嫌疑人进行了再一次讯问。

  面对侦察员的提审,嫌疑人回答同之前的供词如出一辙:安某把全部责任都推到老婆身上,自己对所有的事情都不清楚。而李某则仍然坚持说孩子就是自己生的,列车乘警控制她们是想抢她们的孩子。因涉嫌贩卖婴儿罪,两人被刑事拘留,并于当晚被移送到郑州铁路公安处看守所。

  9月4日,嫌疑人安某在接受讯问时,交待自己才是贩卖婴儿的主谋,老婆李某只是参与者。

  据安某交待,他和妻子在米易县丙谷镇租房打工,每天能挣到100元的工钱。8月28日,安军元在商店附近再次碰到一名30多岁的男子,男子问他想不想挣钱,让他帮助带一个女婴到山东,并说事成之后给他 8000元的运输费,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让他老婆一起去。王军元合计后,认为除去车票钱和路上的花费,可以挣6000多元钱。于是就答应了。

  当晚23时许,男子开车将女婴送来,攀谈中,男子说女婴是花13900元从当地买的。29日上午9时,男子开车将王军元夫妻送到了米易车站,给了王军元600元钱,让他买两张米易到成都、成都到郑州的车票,并说剩下的7400元钱到泰安后由负责接站的人给付。男子还反复交待,一路上不要和他联系,到泰安后,他会打电话与他们联系,告诉他们把孩子交给谁。原以为这是一趟不扎本的差事,轻轻松松就可以挣到这笔钱,不料想却在列车上被乘警查获。

  对于安某为什么突然翻供,他解释说,之前认为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老婆身上,自己就可以安全离开,没想到两人却一起被关押进了看守所,经过几天的思考,他认为老婆一定会供出事情的真相,再隐瞒就没有任何意义。

  然后,令安某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老婆李某自始自终都坚持女婴是自己生出来的,即便是侦察员告诉她安某已经交待了贩运婴儿的前因后果后,李某也从未改口。

长途跋涉  只为寻找最直接的证人
 
  9月12日 ,刑警支队侦察员魏志中、齐振杰来到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镇一个贫穷的小村庄,找到了安某的母亲。据她讲述:儿子和儿媳结婚十多年,先后生育三个孩子 ,在生完第三个孩子不久,儿媳到当地的医院做了结扎手术。
 
  随后,李某的哥哥证实,近半年来,他在和妹妹、妹夫的交往中,没有听他俩说过怀孕的事,也没有发觉妹妹有怀孕迹象。
 
  为了夯实证据,侦察员又找到了安某、李某的邻居刘某。据刘某讲述,李某在5年前就做了绝育手术,当时,有许多已经有了三、四个小孩子的育龄妇女都响应政府号召做了绝育手术。所以,李某早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案件至此,所有的直接、间接证据及旁证材料,都表明李某具有重大贩运婴儿嫌疑,目前,案件的侦察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郑州铁路警方表示,贩卖婴儿将构成拐卖儿童罪。按《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拐卖儿童犯罪的要判处五年以上徒刑,情节恶劣,或者拐卖儿童三名以上的,就可以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情节特别恶劣的就可以判处死刑。
 
知多D
 
你知道如何辨别人贩子吗?
 
  河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相关人士根据自身打拐工作经验,介绍辨别常识:
 
  乘坐火车、客车等公共交通工具是犯罪嫌疑人转送孩子的主要方式之一,这种情况一般是团伙作案。公众可以通过他们抱孩子的方式和其对孩子的态度、孩子的反应等细节来辨别,比如,看其和孩子交流有何异常。
 
  “有的犯罪嫌疑人害怕孩子哭闹,引起别人注意,会给孩子喂安眠药。”该人士表示,真正父母会逗孩子、喂孩子,举止动作充满亲情,“养过孩子的人会有直接的辨别。”
 
  发现疑似犯罪嫌疑人时,市民应该怎么办呢?民警表示,最好不要与其有直接接触,而是及时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