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眼聚焦 > 正文

“扇老师耳光”男子被抓:暴力伤人扯什么“快意恩仇”?

 

20年前被老师看不起被欺负,20年后再打回去?

 

33岁男子常某就是这么干的,他将初中老师拦在路上扇耳光,自称因当年家里没钱没权被老师欺负。

 

16日,一则题为“毕业后,他用耳光报答当年的老师”的视频在网上热传。网传视频及所配字幕显示,事发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毕业于栾川县实验中学的男子常某,将车停在路边,待当年的老师骑电动车经过时将其拦住,让同伴在车旁持手机拍摄,然后自己一边扇老师嘴巴一边骂——

 

“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咋削我你还记得不记得?知道不知道?过去十几年了!”

 

“以前你咋当的老师?”

 

 

被打后,老师没有还手,仅是嘴里喏喏地说“对不起”。

 

 

16日晚,疑似打人男子常某在网上“解释”殴打老师的原因。称其今年33岁,打老师时既没喝酒也没失去理智,只因20年前13岁(1998年)在栾川县实验中学读书时,因家里没钱没权,被该老师任意欺负践踏尊严,多次把他踩在脚底下连踹十几脚并踹头,对他的心灵造成了一辈子的伤害。

 

对此情况,有记者18日致电栾川县教育局求证,该局表示此事正在调查,具体情况“问学校”。随后,记者从栾川实验中学学生处主任获得证实,男子打老师就是“出于报复心理”,被打老师并无大碍。该主任透露,事发时间是今年夏天“7月底8月初”,最近因为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才引发官方关注,其目前正在派出所处理此事。

 

目前,被打教师也已作出回应:由于打人者是自己的学生,他觉得不光彩,因此并未报警。

 

随后栾川警方立案侦查,并对常某进行网上追逃。12月20日他买票准备回家,被杭州东站派出所民警布控抓获。警方称,目前常某尧还在派出所,将移交给河南警方。

 

由于常某尧系网上追逃被抓获,有民警和律师分析表示,“网上追逃的案件性质是刑事案件”。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三百四十条:已被决定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在逃的,可以通过网上工作平台发布犯罪嫌疑人相关信息、拘留证或者逮捕证。各地公安机关发现网上逃犯的,应当立即组织抓捕。

 

不过,有民警表示,即使是按刑事案件立案,如果根据进一步调查,确定只构成治安案件,公安机关可以依法变更,进行处理。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一些网友留言为打人者叫好。澎湃新闻发表评论指出:希望点赞者别再助长暴力。

点赞者别再助长暴力了

 

对于常某“解释”的打人动机,一部分网友表示不能接受,认为必须严肃依法惩处,但也有很多网友觉得,如果事实属实,虽然打人在理性上有欠考虑,但从情感上可以理解,甚至有人表示支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打得好”。 

 

老师打学生、践踏学生尊严,当然有错。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会逐渐心智成熟,多数人选择遗忘,或在心里与老师达成和解。很少有人会如常某这般“20年前被欺负,20年后再打回去”。 

 

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不应出现这种行为。暴打老师,只能算是低劣的泄愤。正确的“君子报仇”应该是,通过自身奋斗,成为更好的自己。真要维权,也应该是通过教育主管部门、校方,或者大方地去找老师,让老师明白当年行为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要求赔礼道歉。不是说这些办法一定有效,而是说对于成年人来说,总会找到一个比拳脚相加更值得尝试的办法。

 

一个法治社会,也不允许这样的暴力行为。常某固然要为自身的极端行为承担责任,那些在网上动辄高调点赞呐喊的人,也应该反思自己的言语。其实,在生活中,这些人很少会效仿常某,因为他们清楚做了出格的事要承担什么后果。但他们在网上无节制地挑拨、鼓动,不利于社会公共话题的理性探讨,也加剧了崇尚暴力的氛围,不能不察。

 

在师生关系、教师惩戒权成为社会热门话题的当下,对于常某这样疑似曾经的“体罚受害者”,也应当引起关注。值得学校与社会尝试的是,建立一个合法合规又易操作的维权路径,让他们能合理维权,这不仅是为了保护教师,也是为了保护这些当事人,预防恶性事件发生。

 

长安观察:

暴力伤人扯什么“快意恩仇”?

 

当街怒扇老师还发视频炫耀,可谓令人瞠目。而事件背后的剧情也是扑朔迷离。

 

是“报仇”?还是“构陷”?有待相关部门详细调查。无论真相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打人伤人涉及犯罪,依法该怎么处理就得怎么处理。纵使该男子少年时确实受了委屈,其20年后诉诸暴力之举也是另一回事,完全不值得“洗地”,硬扯什么“快意恩仇”,不过是徒增戾气而已。

 

但一桩极端个案能引发如此关注,原因何在?恐怕还是让很多人想起了自己学生时代不愉快的经历,比如个别老师的体罚问题。

 

“不打不成器,不打书不读”。过去,受“严师出高徒”等观念影响,许多老师都对学生严厉有加。教育起学生来,轻则揪揪耳朵,拿粉笔头砸砸,重则大扇耳光,甚至猛踹几脚。除了身体上的处罚之外,五花八门的变相体罚也并不鲜见,甚至有个别老师使出了“歧视”“冷落”等“冷暴力”。单论由体罚造成的心理阴影,以及对一些老师产生的怨恨,受过体罚的孩子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大量网友在这次事件的评论区里自揭伤疤,也说明了体罚对于孩子心理的影响远比想象中大。

 

当然,随着时间流逝,绝大部分学生内心的伤疤都已弥合。有的在为人父母后,终于明白老师的良苦用心;有的在告别校园后,蓦然发现纯洁的师生关系是如此可贵……选择与过去的老师和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要看到,还会有一小部分人,由于种种原因难以走出当年的阴霾。

 

如今,社会的教育观念已有巨大进步,“赏识教育”渐成主流。各项法律法规与教育部门的三令五申,也构筑起了保护孩子的“安全网”。但当打骂被禁止,老师对学生的教育方式变成“说不得、惹不得”,“把教鞭还给老师”的声音又不时出现。这似乎提醒着,“罚”与“奖”,一旦走到极端,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究竟该奖、还是该罚,该怎么奖、该怎么罚,也许面对1000个学生、1000种情况便会有1000种答案。也许只有绷紧“严而有爱、罚而有度”这根弦,真正为学生好,师生关系才会多些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