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眼聚焦 > 正文

家长对女儿同学痛下杀手,竟称自己只是“躯壳杀了人”!

因为女儿被同学打到眼角,家长冲进学校,持刀杀死了女儿的同班同学。2018年9月21日,这起发生在温州瑞安市的恶性案件震惊了所有人。新闻回顾请点击:【辟谣】别再传了!瑞安家长杀害女儿10岁同学案,女孩的眼睛没瞎!

 

 

2月25日上午,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瑞安“家长杀孩子同学”一案,在庭审时,被害人小叶的父母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此次庭审围绕案件起因、预谋、实施过程,以及被告人林某是否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四部分展开,进一步还原了整个案发过程。庭审上,对于被告人林某在作案时是否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公诉人和辩护人分别申请鉴定人和有专门知识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

 

旁听席上有一百多人,他们大多数是小叶的家属,希望能将凶手林某绳之以法,还小叶一个公道。

 

 

女儿被同学打了眼角 

他拿着刀去学校杀了女儿同学

 

遇害人小叶原本是瑞安市区一家实验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去年9月21日下午,他的生命永远停在了9岁

 

这起震惊所有人的恶性杀人案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林某37岁,文化程度高中,无业。法庭上,他穿着深红色毛衣,戴着眼镜,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公诉机关认为,林某泄愤杀害一名儿童,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案发时,林某处于精神分裂症缓解期,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018年9月21日下午16时许,林某带着美工刀和水果刀赶往女儿所在的学校,他在教室里找到两天前打到女儿眼角的小叶,带他进入男厕所,随后他多次用刀刺向小叶,之后,林某将刀扔在一边,拨打110报警并等待警察到来。

 

法庭调查阶段,林某说,他与被害人小叶生前没有矛盾。

 

“他(小叶)打了我女儿,我女儿回家也不说,是老师发微信给我老婆,我才知道了这件事。”

 

林某说,女儿被打不是很严重,她回家没有说,如果老师没有讲,其实从脸上看不出来女儿被打,只是眼角有一点点淤青。

 

“得知女儿被打后,你做了什么?”公诉人问道。

 

林某回忆,他用微信跟小叶的母亲联系,要求小叶在班级里公开道歉

 

“公开道歉一方面是对她儿子小叶的教育,另一方面,也希望借这次机会,下次不会有其他同学欺负女儿。”

 

公诉人问:这是你女儿第几次被欺负?

 

林某回答:不清楚,不过我女儿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

 

林某称,第二天放学后,他问女儿小叶公开道歉,女儿说“没有,就是过来说了下。”

 

“我很生气,就想杀了他。”林某回忆。

 

不过在法庭上,公诉人出示的证言显示,事发后,班主任曾在班里批评过小叶。

 

女儿被同学欺负后究竟该怎么应对?林某曾想过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直接杀了他,另一个办法,就是买一箱水果到女儿班级里分给所有同学,让大家都不要欺负女儿。

 

杀人还是买水果?林某最后的抉择改变了两个家庭的命运。

 

 

林某说,案发前一天,他本想买一把杀猪刀,但连去了三家店都没有买到,后来在一家超市和一家五金店,分别买了一把水果刀和美工刀。

 

在买刀时,林某还跟其中一名店员形容,要一把能杀猪杀羊的刀。

 

当天晚上,林某还带着女儿去理发,并陪女儿看了一场电影。

 

林某私下告诉女儿,他要杀了小叶,女儿听完后哭着说“不要杀他”。

 

林某还看中了家里的另一把水果刀,认为它“更锋利更适合杀人”,并用钢丝球擦亮。第二天,他便带着家里的水果刀和新买的美工刀赶往学校。

 

嫌犯林某

 

之后就发生了悲剧的一幕:小叶满身是血趴在男厕所,而林某则坐在一旁抽烟,等待警察的到来。

 

说到捅刺小叶的细节,旁听席上一片哀恸,很多家属无力地捂住脸,眼泪却顺着指缝滑下来。

 

患精神分裂症十几年 

他作案时是否具有完全刑事行为能力? 

 

“喂,110吗?我在某某小学杀了人,杀了一个孩子……”法庭质证阶段,公诉人出示了林某杀人后的报警录音,伴着尖叫的背景音,林某的声音显得十分冷静。之后,按照林某的描述,他洗了把手,抽着烟等待警察的到来。

 

人是我这个躯壳杀的,但是杀人的那个人不是现在我这个人。林某立即辩解道。

 

根据记录,林某十几年前查出精神分裂症,从2013年至2018年间,他先后有六次到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每次都是被抓过去,用绳子绑起来。”林某称,自己多次因精神病住过院,杀死小叶时自己脑子一片空白。

 

 

有精神分裂症记录,林某作案时是否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这成了整个庭审的焦点。

 

检方认为,精神病鉴定结果及被告人治病状态、平时生活状态显示,其在案发期间处于精神病的缓解期,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林某的辩护人则认为,他是三级精神残疾人,案发前及案发中,对自己行为无法控制,且自制力不强,有危险性。

 

对此,公诉机关和辩护人分别邀请了鉴定人和专家证人出庭作证。

 

鉴定人介绍,2018年9月27日,温州当地司法鉴定机关已经对林某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确认林某衣着仪表整齐,对答切题,思路清晰,逻辑推理正常,语言无夸大表现,认为作案时没有精神异常的表现。

 

“鉴定时间越近对嫌疑人的精神状态评估越准确。”鉴定人介绍,除了案发一周内的鉴定,2018年11月12日,浙江省立同仁医院也对其进行鉴定,两次鉴定相隔51天,但是对林某得精神鉴定情况一致,认为他无复发和残留迹象,处于精神病缓解期,负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专家证人则认为,一般人不会遇到刺激就做出杀人的决定,林某当时的精神状态仍然受到其精神分裂症的影响,属于思维内容障碍。由于精神病而产生人格改变,易于冲动容易被激怒。

 

被害人家属:

请求对林某以故意杀人案进行判决

 

由于此案影响力重大,2月19日,温州中院曾专门召集了控辩双方召开庭前会议。庭前会议上,辩方申请重新对林某进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公诉方认为,已经两次进行精神鉴定,已充分证明林某具备刑事责任能力。

 

而在民事赔偿方面,林某的家属表示有意愿进行赔偿,而小叶家属无任何调解意愿,只求将林某绳之以法,为小叶寻求一个公道。

 

从案发后到现在,小叶的尸体一直放在殡仪馆里没有火化。

 

小叶的父亲在黑衣服的亲属中很容易辨认,他留着长长的须发,消瘦沧桑,庭审结束后,小叶的父亲坐在法院外面的树下,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他说,所有人都在寻求公道,之所以还没有安葬儿子,就是希望等判决下来,给儿子一个交代。

 

小叶的家属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诉讼请求:1.请求林某以故意杀人案进行判决,并从重处罚;2.请求林某及其家属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25万余元。

 

此次庭审持续了近七个小时,15点54分,法官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