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说法 > 正文

遵守合同避免一座两卖

● “买短乘长”本质上是因为铁路运力与需求发生冲突。随着高铁的普及,在局部地区、特殊时段、特殊线路,已经显现出新一轮的供求矛盾。同时折射出铁路部门存在制度漏洞和管理缺失等问题

● 治本之策在于弘扬契约精神,既要避免“一女二嫁”,也要运用好铁路运输系统大数据,优化限远票的配给和结构,减少空置率

● 必须制定和完善一套科学、严谨的管理办法,弥补短板,依法维护运输企业和旅客的权益,保障铁路运输顺畅,旅客出行安全

□ 法制日报记者 梁士斌

近日,有网民反映,5月1日青岛至曹县的5022次和江山至淮北K8372次普速旅客列车部分旅客“买短乘长”致列车超员,近百名乘客持票无法上车的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专家认为,治本之策在于弘扬契约精神,既要避免“一女二嫁”,也要用好铁路运输系统大数据。

强行越站乘车

加收一半票款

5月1日凌晨,多名网友发文称,自己提前一个月购买了火车票回老家,却在淄博火车站遭遇火车晚点,最终还被告知无法凭票上车。“工作人员说,火车实在无法再上人,只能给无法上车的人全额退款。”有网友说。

无独有偶。南京火车站多名乘客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乘客提前购买的硬座票无法凭票上车,工作人员承诺全额退款,但此前订好的出行计划却泡汤了。

类似事件多次发生。今年清明假期最后一天,G7192次复兴号列车因旅客“买短乘长”,导致列车超载,晚点1个小时。

针对“买短乘长”事件,5月4日,中国铁路总公司有关部门负责人予以回应:对“五一”期间发生的一些令人不愉快的现象,给一些旅客带来困扰表示歉意。

以青岛至曹县的5022次列车为例,沿途设置了高密、潍坊、淄博、济南、泰山、菏泽等12个车站,沿线群众短途出行需求旺盛,因此铁路部门除了发售长途车票以外,也发售了分区段的短途车票。

这位负责人称,今后铁路部门将针对部分运能紧张区段补强运力,科学安排运输组织;加强列车宣传引导和秩序管控,引导广大旅客按车票票面标明的车次、区段、座号乘车,不要“买短乘长”、越站乘车,影响列车运行秩序和后续旅客乘车出行。同时,增加诚信记录内容,铁路公安部门也将依法维护站车秩序。

5月5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宣布:为确保铁路运输安全秩序,维护良好旅行环境,铁路部门会根据客流情况,决定是否办理越站补票手续。

按照《铁路旅客运输规程》规定,在有运输能力的情况下,列车为有需求的旅客办理越站补票,铁路工作人员在办理旅客列车越站补票手续前,会根据当前车内人数、前方站预售车票情况,判断本车是否还有富余运输能力。为确保列车运行安全和秩序,在客流高峰期的重点列车、重点区段,如果列车没有运输能力,将停止办理越站补票手续,并引导旅客按车票票面标明的车次、区段、座号乘车,防止出现严重超员情况,影响后续旅客乘车。如果旅客没有按规定补票强行越站乘车,到站后铁路部门将加收已乘区间应补票价50%的票款。

铁路部门呼吁广大旅客不要“买短乘长”、越站乘车,共同维护良好的旅行环境,也以免给个人造成损失。

一旦购买车票

合同关系形成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在分析事件的成因时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一些旅客买不到远区间的票,如旅客想买北京到上海的票未果,只好买到天津,从天津补票到上海,而且屡试不爽。另外,不排除个别旅客逃票,有的旅客临时改变出行计划。

近日,一名安徽籍男子发朋友圈炫耀乘车逃票,最终被江西九江铁路警方查获。

这位男子的想法是“买一站路,到九江能逃则逃”。据男子交代,自2018年以来,他利用“买短乘长”恶意逃票9次,逃票金额800多元。目前,涉事男子已被行政拘留10日。

刘俊海认为,本来铁路部门“买短补长”规定的初衷是好的,给上车的旅客办理补票手续,这也是铁路部门的习惯做法。但在补票前已经订票、确定座位的乘客与铁路公司之间的运输合同已经成立并生效,订票在先的旅客有权优先行使乘车权利。

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旅客一旦购买了火车票,就意味着铁路部门与乘客之间形成了客运合同关系,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认为,铁路部门应优先保障这些正常购票人的乘车权益。但是,类似发生在淄博火车站旅客买了票却上不了车的事,乘务员也无法强行让“买短乘长”的乘客下车。

弘扬契约精神

增加运力供给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刘俊海认为,消除“买短乘长”的根源,关键是弘扬契约精神,沄用好铁路系统大数据。

刘俊海认为,如果座位已经卖给别人,就不能再办理补票。他举例说,从北京买一张票到天津,到了天津想坐到上海,但到了天津发现座位已被卖掉。因此就不能再进行补票了,补票需要得到权利人同意,否则就会出现“一座两卖”“一女二嫁”的问题。

据了解,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全国铁路发送旅客7270万人次,同比增加1120万人次,增长18.2%,日均发送旅客1453万人次。

许多人想利用“五一”小长假出行游玩,但遗憾的是,原本购买了正常火车票的旅客因为别人的原因,而无法正常乘车。

刘俊海认为,乘客不办理补票手续,到站必须下车,否则占用有票人的座位就是霸座。如果霸座,铁路客运部门依据《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火车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意见》《关于限制铁路旅客运输领域严重失信人购买车票的管理办法》的规定,在铁路征信体系中记录旅客信息,并在一定期限内限制其购票乘坐火车。此外,霸座还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

良治是善治的前提和基础。在刘俊海看来,要完善补票规则,淡季可以补,旺季不能补;运力充足的路段可以补,运力紧张的路段不能补;即使要补,也要查看铁路系统大数据,看是否有补票的可能性。

刘俊海强调,底线是让守规矩的人不吃亏。如果出现一票两卖,如何解决?要运用法治思维,回归契约精神,哪个铁路运输合同成立在先,就履行哪个合同。

张柱庭分析称,从运输法律的合同责任来看,“买短乘长”是乘客甲方面原因造成,如果铁路方有条件允许,视为变更运输合同的目的地,但如果已经将这个座位剩余里程与乘客乙建立了另一个运输合同,铁路方就无权变更,乘客甲也就无权要求变更。反之,已经销售出去的车票,即铁路方与乙已经建立的客运合同应当保障正常履行,由于第三方甲的原因导致铁路方不能履行合同的,铁路方应当先向乙承担违约责任,再向甲实施追索。

从运输经济的角度看,“买短乘长”本质依然是铁路运力与需求的冲突,铁路供求矛盾随着高铁的建设运营已经有了很大缓解。张柱庭认为,随着高铁的普及,在局部地区、特殊时段、特殊线路已显现出新一轮的供求矛盾。因此,彻底解决的方法还是要增加运力供给。

张柱庭告诉记者,增加运力的供给除了加快建设外,还要特别注意在质量管理上深度挖潜,一是合理调配运力,优化线路通行能力;二是利用出行大数据分析,优化限远票的配给和结构,减少空置率。

记者注意到,“买短乘长”现象折射出铁路部门存在制度漏洞和管理缺失等问题,必须制定和完善一套科学、严谨的管理办法,弥补“短板”,依法维护运输企业和旅客的权益,保障铁路运输顺畅,旅客出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