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说法律 > 正文

不愿嫁丑男少女杀夫未遂 引起千年变革


“登州阿云案”是北宋历史上一件著名的案子,宋神宗熙宁年间,登州女阿云嫌未婚夫长相丑陋,欲杀夫未遂,只断其一指。然而这场官司发生在王安石变法年代,历经两朝皇帝与新旧两党的熙攘的讨论,作为导火索挑起了一场千年变革。
阿云案详情 
“阿云之狱”,发生于宋神宗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登州(今山东烟台一带)地方官奏报当地有一个叫阿云的女子,在母亡服丧期间被叔父许聘给一韦姓男子,她因嫌恶韦某丑陋,趁未婚夫在地头熟睡,连砍十几刀,未婚夫伤而未死,仅断其一指。事发后,阿云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案因属于性质严重的命案而被逐级上报。
全案一目了然,依今日法律,得按伤害或者杀人未遂定罪。阿云杀未婚夫之举,也许出于反抗包办婚姻,据记载阿云出嫁前对容貌丑陋的未婚夫已存厌恶之心。险做刀下鬼的男人,未见记载有劣迹,论理该算无辜者。但阿云不愿嫁韦某,绝无剥夺韦生命的权力,虽未造成杀死他人的后果,伤害或杀人未遂则是清楚无误的。古代“祖宗之法”对故意伤害杀人罪,照例以“杀人偿命”为准则,处置甚严。
案件惊动宋神宗
宋朝律法规定,地方官判处死刑,案件必须逐级上报,最后由朝廷的最高司法机构——大理寺和审刑院进行复核,经复核没有问题的,才准许地方官对人犯执行死刑。案子报到登州知府(相当于市长)许遵那里,许遵却觉得判决不妥。
恰好此前宋神宗颁布仁政敕令称预谋杀人未遂致人伤害的,如向官府自首可以减罚。于是,许遵据此认为:一、阿云“许嫁未行”,只可“以凡人论”,有从轻情节不能按杀夫论罪(许遵这样辩护是因古代讲究礼法,真是夫妻的话,即便杀人未遂,礼法不容也会被处极刑);二、讯问后立即承认所作所为,应以“自首”对待,按照宋神宗的赦令,应该给阿云减刑。
许遵的坚持与审刑院、大理寺等最高司法机关判决“绞刑”的观点争锋相对。这不,事情就闹到皇帝那儿去了!
引起千年变法之争
年轻的宋神宗下诏让王安石、司马光分辨是非。其时,朝野几乎都视许遵“戾法意”,斥之为“妄断”,要求惩罚许遵。阿云不过一村妇,做梦也想不到,因她搅动了上层社会。开始只是定罪之争,分出观点对立的两派。接着,王安石、司马光各持一端,最后由于王安石居上风,就变成权力决定审判的局面。
新旧两党的王安石和司马光为何各执一端?因王安石变法主张“变”,而司马光主张“祖宗之法”。皇帝赦令是否能“变”祖宗之法,成了推行变革的关键。审刑院、大理寺判阿云死罪,并以违反服丧期间不得婚嫁的律文为由奏报皇帝裁决,皇帝在承认此判决的基础上赦免了阿云死罪。但满朝文武很多不服皇帝判决,最后,王安石站在许遵这边,力排众议,支持神宗的判决。
此事仍未完,17年后,历经元祐更化,以司马光为代表的旧党重新上台再议此案,幸运的是阿云有皇帝的赦免,后逢大赦获释。再议也只是法理上的,不能重判阿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