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说法律 > 正文

为官不廉平生耻

         近读明代著名思想家吕坤的语录体著作《呻吟语》,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吃这一箸饭,是何人收打底?穿这一匹帛,是何人织染底?大厦高堂,如何该我居住?安车驷马,如何该我乘坐?获饱暖之休,思作者之劳;享尊荣之乐,思供者之苦。此士大夫日夜不可忘情者也。不然,其负斯世斯民多矣。”

    为官者若昏,进而贪无休止,以上这段文字,应当是一副极好的“清醒剂”。有的人不把当官视为社会和民众对自己的人格信任与殷切期望,而认为“天降大任,非己莫属”,甚至还有的人认为“生来就是当官的料”,这大概就是他们上任之初能够警勉惕厉、板凳坐热便为所欲为的德行基础。

    为官不贪,这是一条底线,尤其是在物欲横流、文化多元的当今时代,绝不能触碰这一底线。有那么一句话:“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当三年清廉的知府尚能获得十万雪花银钱,如果稍微一贪,岂止是十万呢?所以,一旦官场上出现了一位清官,老百姓就称颂拥戴,念念不忘,甚至死后仍然香火祭祀,奉为神明,如宋代的包拯和明代的海瑞。

    政府官员按职务、论资格拿着稳定的薪俸,本应认真履职,为国家服务,为百姓造福。如果利用国家赋予的权力,觊觎国库攫取之、聚敛民财搜刮之,应当说是一种极不道德、极不人性的丑陋行为,更是违背党纪国法,所以说,每当社会上出现了贪官污吏时,老百姓就咬牙切齿、愤恨不已,包括他们亲人在内,唾其丢人现眼,怒其自暴自弃。为官做人,应当知足知止,自勉惕厉,若《郎潜纪闻》里所言:“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毫一厘,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取一分,我为人不值一分。”

    当官不贪靠自觉,如古人所倡导的“慎独”。“慎独”是我国古代儒家学派创造出来的具有我国民族特色的修身法则。最先见于《礼记·中庸》:“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这里强调的“道”和“不可须臾离”之意,是“慎独”得以成立的理论根据。综观其文,细品其味,“慎独”指的是人们在个人独自居处的时候,也能自觉地严于律己,谨慎地对待自己的所思所行,规规矩矩,防止有违道德的欲念和行为发生,从而使道义时时刻刻伴随自己。

    能否做到“慎独”,以及坚持“慎独”所能达到的程度,是衡量人们是否坚持自我修身以及在修身中取得成绩大小的重要标尺。“慎独”作为修身方法,不仅在我国古代的道德实践中发挥过重要作用,而且对今天的社会主义道德建设仍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

    要慎独首先要顶住诱惑。老子说得好:“见欲而止为德。”有的人刚刚走上领导岗位时,拒腐防变这根弦绷得还算很紧,可是,时间一长,警惕性和敏感度便开始下降,鉴别力和自控力开始弱化,是非界限和荣辱观念开始错位,拒腐之堤洞开,不仅不能“见欲而止”,反而纵欲无度,“一发而不可收”,最终滑向身败名裂的深渊。

    如果说懂得抵制诱惑是一种清醒,那么,善于抵制诱惑则是一种智慧、一种理智。它需要以高度的自觉、极大的勇气和坚忍不拔的意志来克制自己,如戒烟戒酒、戒赌戒嫖;以道德镜鉴自己,远离灯红酒绿,排斥堕落腐朽,从而达到“见欲而止”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