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说法律 > 正文

皋陶与神判

         皋陶,名繇,约生于公元前2280年,是上古四圣之一,与尧、舜、禹并称。因协助大禹治水功勋卓著,被禹选为接班人,可惜英年早逝。今安徽六安城东有皋陶墓。

    皋陶造狱,画地为牢,被看做是中华民族的司法鼻祖。古代“灋”字就由“水”、“豸”、“去”等组合而成。汉代许慎《说文解字》说“灋,刑也。平之如水,故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传说皋陶就是用獬豸——独角兽来辨别是非的。古代衙门就奉皋陶像、饰獬豸图,表示明辨是非,执法公正,威慑邪恶。现在我国许多法院门前也放置獬豸塑像。

    皋陶在舜帝时任大理官,负责氏族政权的刑罚、监狱、法治。传说皋陶的外貌是青绿色,就像一个削皮的瓜,他的嘴唇像鸟喙,是至诚的象征,能明白决狱,洞察人情,公正裁判,因此百姓敬佩,政绩卓著,德高望重。

    传说中皋陶以獬豸——独角兽来进行裁判,獬豸似羊非羊,似鹿非鹿,仅有一只角,双方诉争时,它能够分辨忠奸是非好坏,用角去顶抵奸、坏、无理的一方。

    獬豸断案自然只是一种传说,世间并无此物,以其判案自然更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而有文字记载的是皋陶提出的五教、五礼、五刑、九德等理论。五刑即甲兵、斧钺、刀锯、钻笮、鞭扑,是中国最早的刑罚。五教、五礼、五刑对当时的社会发展与历史进步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皋陶提出“罚弗及嗣”,仅由犯罪人自己承担法律责任,不株连后代。其“罪疑惟轻”“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与现代司法“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谋而合。

    皋陶用獬豸断案,只是其神奇断案的美丽传说,但在有文字记载的中国历史上,却的确有人用过此类断案方法。这就是《墨子》中记载的齐庄公判案。

    当时是春秋晚期,大约是公元前550年,齐国大臣王里国和中里徼二人发生纠葛,历经数年、经过多方处理仍不能了结,官司一直打到齐庄公那里,因无证据,齐庄公也不能决断。想到皋陶断案的传说,齐庄公心生一计,想仿效皋陶,用獬豸断案。

    但到哪里去找獬豸呢?齐庄公苦思冥想,因为传说中的獬豸与羊相似,他就灵活机动,用羊代替。在斋戒沐浴后,齐庄公严肃认真地将这只神羊请到神堂。让王里国、中里徼二人当着神羊的面进行陈述,请神羊决断。说来也怪,在王里国陈述时,神羊冷眼旁观,一动不动,当中里徼陈述时,神羊突然一跃而起,用羊角去顶中里徼。按传说的皋陶断案,自然是中里徼理亏败诉,齐庄公即将中里徼就地正法,斩首示众。

    也许有人认为齐庄公愚昧可笑。但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当时人们还没有什么证据意识,因为打官司是事后行为,事后就可能收集不到事发时的证据。在那样的历史条件下,穷尽一切方法都不能查清案件真相,齐庄公也左右为难。若将二人同时处死,会冤枉好人;若将二人同时释放,则会放纵坏人,在人力不能查证案件真相的情况,只能求助于神羊。

    神羊断案,不仅在齐国,就是在诸侯各国都是特大新闻,产生了轰动效应。墨子也与世人一样由衷感慨,要想神不知,除非己莫为。说明当时的人们对此不是讥笑挖苦,而是顶礼膜拜,心服口服。神羊断案之所以令人信服,是因为当时科技落后,靠人力不能解决证据与判断问题。可见,神羊断案是客观存在,也是历史的产物。

    皋陶用獬豸断案的传说在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獬豸已经毋庸置疑地成为中华司法的象征,至今仍然作为司法文化的符号,矗立在许多法院的门口。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獬豸断案作为上古的断案方法,只能永远地成为历史。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类永远有不能解决的现实与司法问题。用獬豸断案昭示我们要崇尚法律,依法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