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说法律 > 正文

清律“听”字例分析

    聆听之“听”,引申为“许”“从人所欲”之义。传世法典《唐律疏议》集中体现出对“听”字的类型化运用:在罪与非罪的判定上,法所不禁、“法令所听”则出罪,“非法律所听”、对他人犯罪“知而听行”等则入罪;在罚之轻重的酌定上,“听减”“听从本”与“听赎”“听叙”等条款,是减免罪责、优待人犯的标志。清代仍承续这一立法思路,并从学理与实践层面对其加深认识。

《大清律例》中,“听”字表示容许不禁,内容相当丰富,如“听随行”“听还”“听便”“听离”“听告”“听追捕”等。“听”字表示放任之罪,形态则较为集中:一是“知而听行”“故纵听行”,二是“听从(上司主使、施行等)”,三是“听许财物”“听人嘱托”,等等。“听”字表示减免从优,包括“听减”“听从本”“听收赎”“听闻奏”“听奏陈”“听旨”等。除律文外,条例中也多见出罪、减刑等用意的“听”字例。清代条例还将《大明令》的内容吸收进来,如户律“子孙别籍异财”条,律文“凡祖父母、父母在,子孙别立户籍分异财产者,杖一百。若居父母丧而兄弟别立户籍分异财产者,杖八十”,其中并无“听”字,表达出对子孙别籍异财的反对态度,例则“补律之未备”而规定曰:“祖父母、父母在者,子孙不许分财异居。其父母许令分析者,听。”可见定律态度虽明确,但字里行间不无弹性:无论是律注中“亲告乃坐”“奉遗命”还是例文夹注“分财异居,尚未别立户籍者”,都为实践中追究“别籍异财”罪设置了较严格的限定条件。当然,律典相对最能字斟句酌以追求法意表达的精准,仍是观察法律术语运用规律的最佳材料。至于对规律之把握,则不妨从律学著作中寻找线索。

清代律学对“听”字例的认识也有所深化。相比元代徐元瑞作《吏学指南》列出包括“听”字在内的十二“字类”,清代律学著作中对关键法律术语和字眼的介绍更为全面。清初王明德《读律佩觿》提炼“律眼”,包括“例、二死三流各同为一减、杂、但、并、依、从、从重论、累减、递减、听减、得减、罪同、同罪、并赃论罪、折半科罪、坐赃致罪、坐赃论、六赃图、收赎”,“听减”是其中之一,王明德认为,“听”虽与“减”连用,但减刑“不可必得”;“必为详密审查”,不能一概而论。徐栋《牧令书》中收入的“刑名总论”言:“看律之法,先明八字之义”,并引用王有孚的经验之谈:“八字律母也,若体察不透,即穷尽全部律例亦不能引用”;“八字之外,尚有十五字亦宜详也”,即“加、减、计、坐、听、依、从、并、余、递、重、但、亦、称、同”,其中,“听者,由其意之所欲”,即“听”字为“十五字”之一。清人之所以对构造律例的关键字眼详尽列举、做体系性把握,是为了准确理解并熟练引用法律条文:“刑名一道无过乎熟”(《柳弧》)。

在清代,办案者关注法律条文中“听”字例的“听候(不可必得)”“师听(详审密察)”与“听便(由人自择)”等意味,针对个案情境斟酌裁判意见及法律后果。然而,“听”字例隐含的文义弹性与法意不确定性,增加了疑难案件的判决难度。以光绪朝山西杜存殴伤潘广录身死一案为例,山西巡抚将涉案儿媳潘杜氏比照律例,拟定流刑,并指定采取“收赎”的行刑方式,刑部山西司交律例馆查核,律例馆认为拟罪无误,且儿媳应离异归宗。刑部郎中、山西司主稿燕起烈在潘杜氏婚姻问题上有异议,引发争论。

一方面,律例馆剖析案情,主张“断离”:“今潘太之父被杜氏之父殴死,则杜氏乃仇人之女。潘广录之死,杜氏虽不知情,实由杜氏而起,则杜氏亦潘太之仇。以仇人之女为妻不可,以仇为妻更不可”,并援引春秋经传、《唐律疏议》、明代大儒之论、前代及本朝案例等作为支持性例证,坚称“事无害于伦常,民间可听其自便;义有时而断绝,门内难掩以私恩”,涉案妇女杜氏的夫家、娘家既然反目成仇,便是“义绝”,不可“听其自便”,避免“以仇为妻”。

另一方面,燕起烈则认为强制离婚“于人情不便”,指出“杜氏之应离异,于理诚不可易也,惟于情窃以为未安。且恐此例一开,后之以斗殴而涉姻亲,皆将援义绝而两离之,必多窒碍之处”。就律例馆原议的论据,燕起烈一一辩驳,他坚信“立法不求过甚,度理尤贵准情”,既然法律并无相关明文规定,那么“人情之所便者,圣人所不禁也”,因此应参考相似情况即“夫妻相犯”“愿离者听”,而不应强令妇女离异,否则从长远、从全局来看,亲家结仇便一概离异,对家族和个体无益。此外,学贯中西、刑名谙熟的修律大臣沈家本先生,承认律例馆与燕起烈意见各有所长,其《妇女离异律例偶笺》中强调,律例内离异各条,律意精深,潘杜氏一案的上述论争,足可说明“司狱者于离异一端,当慎之又慎也”。律例馆的意见虽被最终采纳,也并非毫无疑问,“断离”虽严于名分,维护服制,但留下诸多难办之处。相比之下,燕起烈的“听离”主张,显得更有弹性,更近人情。

总之,唐代至清代律典中运用“听”字例的相关条款,往往一脉相承,又体现时代变化,成为从制度规定角度透视中国古代立法技术日臻成熟的小窗口。重视法律所“许”与主体“意欲”的“听”字例,在“正刑定罪”“一事一刑”的律典中扮演独特角色,相关规定在司法实践中的效果尤其值得关注。

(作者单位:沈阳师范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