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说法律 > 正文

守法与正义

    作为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的姊妹篇,《绿地奇迹》同样是关注监狱题材的影片。两部影片的主人 公,都是经过司法审判后蒙冤入狱的囚犯。不过,身陷囹圄的两名主人公,对不期而遇的冤判态度的不同,最终导致了迥然不同的结局。

《肖申克的救赎》的主人公安迪因“枪杀”自己妻子及其情夫,被当地法院判处终身监禁。在监狱里,安迪遭受了种种折磨,但他都安之若素,甘心服法。安迪守法是因为他认为自己罪当其罚,守法是他对自己酒后杀妻的悔恨和救赎。然而,狱中新狱友汤米的到来,打破了安迪甘心守法的心态。在狱中辅导汤米自考的过程中,汤米向安迪讲述了自己在另一个监狱中的狱友枪杀一对偷情男女的故事。而这对男女,正是安迪的妻子及其情夫!原来案发当晚,喝醉酒的安迪拿着枪在走向妻子的路上醉倒,昏睡过去。而汤米的凶恶狱友当晚入室将安迪妻子及其情夫杀死,最终无辜的安迪成了替罪羊。

得知真相的安迪,向典狱长反映这一情况,希望典狱长能帮助自己洗刷冤屈。而一心想利用安迪洗钱的典狱长不仅没有帮助安迪申冤,甚至还杀害了知道真相的汤米。当寻求司法正义的救济之路被堵死,法律正义无法伸张之后,安迪不再守法,而是开始寻求自然正义。安迪花数年时间,用锤子凿通了监狱的墙壁,最终成功越狱。逃出后,安迪检举揭发了典狱长的贪污杀人罪行,使其得到了应有的惩处。

安迪从监狱人间蒸发式的越狱壮举可谓是一个“奇迹”。但监狱里的每个蒙冤之人并非都能像他那样寻求自然正义。这样就使得人们不得不发问:当得知自己蒙冤受屈,并且司法救济途径被堵死之后,应该怎么办?

影片《绿地奇迹》或许给出了答案。《绿地奇迹》中的主人公约翰·科菲被控以“谋杀”两名女童而被判处极刑。在监狱等候行刑的日子里,身材巨大、面相恐怖的约翰·科菲显示出了异于常人的超能力。他不仅救活了被狱吏佩西用脚踩死的金先生的宠物小老鼠,而且还治好了困扰监狱长保罗久治不愈的疾病,甚至医治好了狱警妻子的绝症。

约翰·科菲的行为,让保罗和其他狱警不再相信他是杀人犯,而是拥有“神力”的善良天使。约翰·科菲也通过自己的超能力让保罗看到了两名女童遇害的真相。原来杀害两名女童的是关在约翰·科菲隔壁的死刑犯——连环杀人狂威廉。约翰·科菲在案发现场完全是为了抢救两名被害的女童。不过,女童早已死亡。约翰·科菲被误当作唯一嫌犯被捕入狱。

得知真相的保罗,为约翰·科菲四处搜集证据,想为他洗冤。不过约翰·科菲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人一样,当地没有他的任何记录和消息。而女童的父母则一直坚持将约翰·科菲法办。情急之下,保罗甚至冒着被解职的风险,想方设法帮助约翰·科菲越狱。面对狱警的善意帮忙,约翰·科菲拒绝了。他从容自若地接受着这个错判,自愿坐上了行刑电椅,结束了生命。

纵览整部影片,我们可以看出对于守法问题,《绿地奇迹》给出了与《肖申克的救赎》截然相反的回答。作为凡夫俗子的安迪,尚有能力凿穿监狱墙壁逃出,抗拒不公判决,寻求自然正义;而身为“天使”的约翰·科菲,竟然接受冤判,自愿在监狱电椅上结束生命。如此巨大的反差,定会有读者说《绿地奇迹》宗教色彩过于浓郁,在现实中绝不可能发生。然而,这在现实中的确发生过。公元前399年,古希腊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也面临困境:莫须有的罪名被扣在苏格拉底头上,而雅典陪审团却以不敬神和带坏青年两项罪名判处了苏格拉底死刑。得知判决后,苏格拉底的学生和朋友想方设法帮助他逃出监狱。然而,苏格拉底坦然自若,接受了不公判决。

对于约翰·科菲和苏格拉底的结局,人们或许吁叹。因为对于普通人而言,自己遵守法律,只是出于畏惧法律的感性式消极守法,或者利用法律争取权利的理性式积极守法。但不论如何,人们遵守法律都是出于理性计算的结果,即遵守法律利大于弊。

若以普通人的守法视角来看约翰·科菲和苏格拉底的话,他们的守法之举显然是弊大于利。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这源于他们对于法律的信仰。他们信守的不光是白纸黑字的法条,更是法条背后蕴含的自由、平等、公正等无形的法治精神和原则。正如苏格拉底所言“守法即正义”。

约翰·科菲和苏格拉底的守法方式是超验式的自觉守法。对于他们而言,守法是一种生活态度,守法是一种行为方式,守法是一种精神追求。因此,虽然面对的是一个不公判决,但他们认为服从法律判决本身是公正的。约翰·科菲和苏格拉底舍生取义式的守法壮举,彰显了守法的重要性。但正如亚里士多德反思苏格拉底之死所提出的那样,守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前提是所守之法必须为良法。因为经由守法所要达到的真正目的是:已制定的法律获得普遍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是良好的法律。

(作者单位:浙江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