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说法律 > 正文

警惕“甘言”

    “甘言”,即奉承、吹捧的话。官场上向来有喜欢吹捧的人。当下属时,他以吹捧领导为能事;做领导时,他以享受吹捧为乐事。吹捧之风盛行时,看似上下同欲,皆大欢喜,其实对领导者而言,吹捧之中隐藏的风险不容小觑。

云南省有色地质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郭远生,就很不幸地受了吹捧之害。今年1月,郭远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5月2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7版刊发的相关剖析报道,专门提到郭远生“在吹捧声中迷失自我”。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郭远生如是说:“周边人对自己的评价高了,说好听话的人也多了,自己渐渐地也觉得确实付出了很多,组织给的各种荣誉是实至名归,‘名’的欲望抬头了,‘名’的后面紧跟着就是‘利’。”

被“说好听话的人”包围的领导干部,何止郭远生一个?看看那些落马的官员,有几个在位时不是走到哪里都伴有鲜花与掌声?有几个平时听得进诤诤之言,朋友圈里有谔谔之士?吹捧可以让一个人铸成大错,可以将一个人推向悬崖,当事人的反省,当使旁观者警醒。

“甘言”之害,历代贤哲早有论述。太史公在《史记·商君列传》引古人言:“貌言华也,至言实也,苦言药也,甘言疾也。”大意是,虚浮不实的话如同花朵,深刻中肯的话才是果实;让人难受的规劝是治病的良药,甜言蜜语则是害人的疾病。比喻通俗恰当,该如何选择,无须多言。唐代名相张九龄也说过:“谗媚之言甘,贤良之言直。甘则易悦,直则难入。”好话听着开心,直言总是令人难以接受,现实多半如此,张九龄先生说的可是大实话啊。

“甘言”既然中听不中用甚至有毒有害,为政者便当对它保持应有的警惕,多想想其后果,别让自己“爱戴高帽,自受圈套”。

“甘言”容易让人心大胆壮,为所欲为。下属与旁人无原则的吹捧,使很多官员内心膨胀,胆大包天,把对法纪应有的敬畏之心抛于九霄云外。对这种自我感觉好得一塌糊涂的人来说,只有他想不到的事,没有他不敢做的事。他并非不明纪不懂法,只不过在他看来,“我是头儿我怕谁”,自己大权在握,谁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前些年见过某个落马官员,人称“X大胆”,纪律法律随意践踏,多少钱都敢随意花,什么人都敢胡乱用,从来没考虑过后果。及至身陷囹圄,方醒悟过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原来自己的头并没有比孙悟空还硬。这就是其少年得志,长期被人“捧”坏了的结果,在位时真以为自己本事通天,忘了权力是谁给的。

“甘言”容易让人迷失自我,独断专行。很多落马的“一把手”,都被人称为“一霸手”。他们“霸”到什么程度?完全搞“家长制”“一言堂”,听不进任何意见,不给班子成员(更别说其他下属了)任何说话的机会。如果说前一类人是不怕纪法,这一类人则是不知法纪。“集体决策”在这类官员手上完全被废除,别人在他面前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儿。被人迎合惯了,一个人不自高自大才怪。他们总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别人应该参照的标杆。在工作中,功劳都是自己的,过错都是别人的,自己获得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这样的人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必定是大事。

“甘言”容易让人固步自封,不思进取。长期被奉承话包围,一个人看不到自己的不足,以为自己十全十美,天下第一。不知自己的缺点,哪有学习的动力?一个不学习的人,他如何进步?如何提升?这种人只会躺在以往的成绩单上沾沾自喜,被人欺骗了也不知道。战国时代的齐宣王就因为喜欢恭维奉承,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齐宣王喜欢射箭,自以为力大无比。他和武将比试拉弓,一武将假装拉不动,另一武将则只拉了一半便表示“强弓,足九石矣,非大王神力而不开”。最后,齐宣王喜滋滋地把弓拉开了,群臣纷纷喝彩称颂。事实是什么呢?齐宣王拉的弓,其实不足三石。但在属下们的忽悠下,他到死都以为自己是能拉九石弓的大力神,却不知身后贻笑千古。你看,一个人如果遇上的都是这样的同僚、下属,哪还有进步的空间?丢人现眼的机会倒多得很。

“言之大甘,其中必苦”。不负责任的吹捧,只会让人或栽跟斗,或闹笑话,实在没什么好处。对于溢美之言,当事者当有所质疑,提高警惕,多想想说话者的出发点,才不至于“听之者惑,观之者冥”。对明智者来说,与其任由廉价的赞美泛滥,不如求点货真价实的批评,使自己的头脑经常清醒,让自己的内心逐渐强大。

(作者单位:江西省赣州市纪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