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曾某过失致人死亡案看过失与意外事件

以案释法案例
一、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类型:刑事犯罪案件                                     
案例报送单位:广州市从化区人民检察院                                 
供稿:广州市从化区检察院办公室沈展鸿                          
审稿:广州市从化区检察院邓鉴能、田伟,广州市司法局罗伟娴、植常明 何友汉
检索主题词:意外事件、以案释法、过失致人死亡、法治宣传案例
二、案例正文采集
      从曾某过失致人死亡案看过失与意外事件
【案情简介】
2013年8月11日晚21时许,曾某在从化市鳌头镇桥头村村中队37号曾某炕家中,与曾某洲发生口角并互相推诿,致曾某洲头部撞到门上。之后两人在曾某家门口继续争吵。警察到场劝解后双方停止争吵,约10分钟后曾某洲突然晕倒在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曾某洲因情绪激动、外伤诱发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 
【调查与处理】
    曾某于2013年8月12日被从化市公安局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刑事拘留,8月26日被逮捕。2013年10月23日,从化市公安局以曾某过失致人死亡罪移送从化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4年6月20日,从化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报告人曾某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法律分析】
     本案主要存在两种分歧意见。第一种意见是:曾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理由是曾某推被害人曾某洲的行为与曾某洲的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曾某只是推了曾某洲一下,曾某洲的头部撞到门上,从现场勘查及证人证言上看,撞击的力度并不是很大,可以看出加害行为轻微,曾某没有伤害的故意,也没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的故意,两人之间的争吵仅是被害人心脏病发作的诱因,并不是曾某洲死亡的主要原因,导致曾某洲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其自身心脏病急性发作。因此,曾某洲的死亡应属于意外事件,曾某无需对此承担刑事责任。第二种意见是:曾某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理由是曾某推被害人致其头部受到撞击是曾某洲心脏病急性发作的直接原因,曾某明知曾某洲身体不太好,尽管曾某对曾某洲所造成的外伤并不是致命伤,但曾某作为一个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应该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诱发曾某洲原有的疾病而导致其死亡。曾某未尽该预见义务,疏忽大意,主观上存在过失。所以曾某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需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原理,意外事件致人死亡和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有一定的共性,即行为人对死亡结果的发生都未预见,而且对死亡结果的发生都持否定的态度。因此,在实践中常常在认定上存在困难。区分二者的关键在于行为人对死亡结果的发生是否应当预见。如果行为人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仅是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如果行为人在当时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预见,则属于意外事件,不负刑事责任。  
    根据对本案的具体情况分析来看,曾某与死者曾某洲争吵,并推曾某洲致其头部受伤,诱发其心脏病发作而死亡。曾某的行为与曾某洲的死亡结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但是曾某是否犯罪,最为关键的并不在于其行为与死亡结果存在因果关系,而在于其是否对曾某洲的死亡有预见义务。只要曾某不可能预见自己的行为会导致曾某洲死亡的结果,曾某也就无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事实上,曾某与曾某洲是多年的乡里关系,平时也经常接触,对曾某洲心脏不好的事实应当有一定的了解。因此,作为一个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曾某完全能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曾某洲的死亡,并进而正确选择自己的行为,避免死亡结果的发生。但是,曾某在突发的纠纷中,由于疏忽大意而未能预见,以致曾某洲的死亡结果发生,因此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典型意义】
    曾某案是一堂切合实际、关系全民切身利益的法治课。该案的产生源于普通常见的邻里争吵,这种争吵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但其进而导致过失致人死亡罪,却很是值得发人深思的。该案件的典型意义在于:一是可以开展有针对性以案释法方式的普法宣传活动,曾某案件就其法律适用而言,争议焦点在于其对曾某洲的死亡结果是否有预见义务,从化市人民检察院结合案情深刻分析了意外事件和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相关的法律知识。二是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时代中,邻里和谐是主要的建设内容,曾某案件更是和谐建设的反面典型,更能教育人们和谐友爱、建设和谐的邻里关系,推进和谐社会建设。三是导人向善的作用。古语有云: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曾某案件中,恶是小小的争吵,是轻微的推撞,且撞击的力度并不是很大,但是恶小导致的后果严重。这能深刻引导人们省其身、慎其行,从善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