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人大代表回应数据庞大难处理 建议安装骚扰拦截类软件

为何“扰”难破?
运营商后台的数据量太过庞大,数据处理起来太复杂。每位用户对骚扰电话的定义可能不太一样,有些可能属于正常的交流行为,很难判定在众多电话记录中哪几个是属于骚扰电话。
如何应对“扰”?
通过热线电话进行投诉,认为自己在不恰当的时间接到了不满意的电话,工信部就会将该电话登记为骚扰电话。运营商会将工信部发来的被投诉电话号码进行关停。
可在手机上安装骚扰拦截类的软件,对于接到的骚扰电话进行标记。
大洋网讯 在广州市十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电话骚扰成为很多市人大代表热议的话题。
“我才开了不到半小时的会,手机显示曾有6通骚扰电话打过来,现在看到陌生号码都不敢接了。”市人大代表、广州市建设职业培训学校校长赖伟民对记者说,他深入调查该现象后,发现房地产中介、金融贷款业务等领域是电话骚扰的“重灾区”。
由此,昨日在花都代表团分组讨论会上,市人大代表、中国联通广东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孔祥斌成为被提问的对象,电话骚扰该如何解决?
“孔代表,这几年接到的电话骚扰特别多,想问您运营商方面有什么应对办法呢?”市人大代表梁宇抛出问题,现场立即响起一片笑声。市人大代表、花都区委书记黄伟林也表示:“我现在每天都会接到五六个骚扰电话,关了之后才提示属于高频电话,前期可否进行自动拦截?”
孔祥斌答道,骚扰电话主要分为两类,一种是电话诈骗,一种是电话营销。电话营销主要是房产中介或教育机构等工作人员多次使用用户曾经留下的联系方式的行为。“这种情况可以理解为是机构的一种正常经营活动,但是如果接电话的人觉得打扰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也可以定义为骚扰。”
“只要通过热线电话进行投诉,认为自己在不恰当的时间接到了不满意的电话,工信部就会将该电话登记为骚扰电话。”孔祥斌说,现在行业规定只要接到了用户投诉,运营商就会将工信部发来的被投诉电话号码进行关停。
这个办法虽说可以解决问题,但孔祥斌也坦言,这也遭到另一部分真实用户的投诉,认为侵犯了自己的权益:“为何不经过自己的允许号码就被停用?”
对于运营商是否能提前自动拦截的问题,孔祥斌表示十分困难,“运营商后台的数据量太过庞大,数据处理起来太复杂。每位用户对骚扰电话的定义可能不太一样,有些可能属于正常的交流行为,我们无法判定在这么多电话记录中哪几个是属于骚扰电话。”
也有市人大代表提出疑问,是否可以根据手机号码开头的几位数判定为骚扰电话,孔祥斌说不可行:“因为现在有很多伪机账号可以模拟任何号码。”不过,他建议市民可以自行在手机上安装骚扰拦截类的软件,对于接到的骚扰电话进行标记。对于用户标记量大的号码,软件后台便可以进行拦截。
(广报全媒体记者张姝泓、何瑞琪、肖桂来、杨洋、侯翔宇、林霞虹、贾政)